当上总统2年了,特朗普突然第一次跑到冲突区域慰问前线大兵。显然,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祝贺圣诞那么简单。放弃在佛罗里达的私人俱乐部舒舒服服地休憩,来到一个并不安全且充满敌意的国家,特朗普当然想表现一下总统的魄力,改善一下形象。而探客分析,白宫更重要的目的或许是“灭火”。

12月19日宣布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,暴露了白宫与五角大楼在处理对外关系时出现了严重裂痕,“火”已经烧了起来,不满的情绪持续蓄积。为了化解怨气与矛盾,特朗普在伊拉克阿萨德空军基地承诺:没有撤出驻伊拉克5000多名美军的计划,因为伊拉克的基地对打击ISIS至关重要。为了鼓舞士气,他还承诺要给美军涨薪。但他又强调:“以后不会再有免费帮人打仗这么好的事了,想请美国出兵就必须掏钱!白宫不再继续看到别国继续免费利用美国的兵力来保护自己。把负担都压到自己肩上,这是极不公平的。”特朗普还煽情地说道:“现在是时候让年轻人撤出了,不能再把士兵战死的消息送到期盼儿女回家的父母手里……”如此一来,既缓和了与军方的关系,白宫又强化了固有立场。

如此委曲求全,因为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特朗普对此恐怕深有体会。据外媒报道,截至2018年9月30日,五角大楼已获7000亿美元预算,比上一财年猛增15%。而在2018年,美军在海外军事活动已经耗费了450亿美元。从2001年至今,美国为阿富汗的军事行动砸进10000多亿美元,付出2300多名士兵死亡的代价。目前在阿富汗境内还驻有14000多名美军士兵。在白宫看来,这是一笔沉重的负担,以为投下去的钱基本打了水漂,并不能产生立等可见的效益,成了蚀本买卖。撤出不必要的军事人员成为收缩战略的首选。可这又与五角大楼产生了分歧。特朗普及时地就此打住,留下驻伊美军,也是为了平息不满。

无论是美军还是白宫都需要一个说法来凝聚共识。于是,美方的矛头直指富裕的盟友。最令特朗普愤恨的莫过于一些有钱的国家安于享用美军提供的“安全便车”,而实际上它们都有分担支出的能力。这些盟友包括相当一部分北约成员国(尤其是德国成为白宫攻击的重点)以及东亚的日本和韩国。而当马蒂斯还是防长时,一直对特朗普有所制约,防止其因为照顾鼠目寸光的短期利益而损害同盟关系,进而削弱美军执行全球战略的能力。2018年初提出的“美国国防战略”将中俄视为主要竞争对手,并提出强化盟友体系以及增强美军战力来应对大国挑战的方针。盟友的重要作用是不容动摇的。在辞职信里,马蒂斯直言不讳地指出了这一点。可见,美国传统的自由派和精英主义者都非常看重维护国际秩序的责任。但现实迫使特朗普更关注账单谁来付。

美国对盟友的态度正在发生微妙而深刻的变化。春江水暖鸭先知,伊拉克最先有所察觉。伊拉克国会中的Islah联盟提出抗议:特朗普想来就来,好像把伊拉克当成了美国的一个州。而与Islah对立的Bina集团则斥责特朗普的不请自来是明目张胆、有恃无恐地践踏外交规范和别国主权,显示出对伊拉克的轻蔑与敌视。

而伊拉克首脑马赫迪则拒绝与特朗普会晤。为了顾全面子,伊方声称美国在事前已经发出总统来访的通知,只不过是因为对会谈的方式和地点存在分歧,因此能面对面会晤。伊拉克议员还透露:美方要求伊拉克首脑到美军阿萨德空军基地去“拜见”特朗普,遭到拒绝。白宫发言人对此的回应是:此次行程比较紧张,加上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,因此取消了会面,但双方进行了友好的通话。

欲盖弥彰的背后是美国不再看重盟友的战略价值,而是放在“美国优先”的天平上细究其分量与价格。首先预感到冲击波的应该是韩国。2018年美韩连续进行了10轮谈判,最终还是因为1000亿韩元(约合6.13亿人民币)由谁来负担而产生了分歧。韩方自顾自地宣称前9轮都取得了缩小分歧的成果,美方却激烈反对,直接向韩方施压要求其大幅提升分摊费用的比例。特朗普直接开出了价码:增加100%。这个价位是多少?现在韩国分摊的驻军费用约为9600亿韩元(约合59亿人民币),翻一番就是118亿人民币。在12月24日,他在社交媒体上暗示韩国占了美国纳税人的便宜。问题来了,青瓦台有什么资本能够拒绝?

正所谓:依靠“王师”很多年,如今“王师”硬收钱。还有日本,真以为拿北约标准和必须控制在GDP的1%以内来说事儿就真没事了?纵然防卫费连续4年创下新高,纵然大手笔购买F-35战机,也无法满足美国人的胃口。天真的安倍内阁还要把军人“恩给费”与维和行动承担费都计入军费,认为超过德国的水平(占GDP的1.2%)就能平安过关?这些盟友都没有意识到友情降级的速度,以及美方进行极限施压的决心与手段。特朗普在伊拉克宣布了战略收缩,可目光一直盯着东亚。让盟友增加军费,掀起军备竞赛,而美国遥控指挥和坐收渔利,这恐怕才是白宫打的如意算盘。(完)

注:本文系“海外探客”原创稿件。

首页体育